• chowesther

那天晚上,孩子又再一次在我面前崩潰式地哭。。。



那天晚上,孩子又再一次在我面前崩潰式地哭。。。


看著面前這個年輕人低著頭,抽搐著雙肩,哭得死去活來似的,以前的我一定會在心裡發毛,甚至暗暗地罵:「現在又不是死阿媽!你等我死咗先喊成這個樣子吧!」這是我從上一代口中聽過的,原來不知不覺間變成了我心裡的潛台詞。但那刻的我,卻超乎地冷靜,只是心痛地看著她,輕撫她的頭髮。


這幾年的路真的很難行,但難行的路又確實擴展了我的內在空間,以致我更能承載別人的傷患。這個孩子天生就是敏感細膩,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就把事情擱在心裏,壓著壓著不知多少年,跌跌撞撞,最後掉入一個對自己極度苛刻對別人也苛刻的漩渦裡。我作為心理治療師的這個媽媽,曾經一次又一次的怪責自己:我越不想犯的錯,就越是犯了;越知道不可以說出口的話,就越是發現自己衝口而出了。在這幾年裡,斷斷續續地和女兒發掘過去她所受的傷。有些是我的大意造成的,有些是別人和環境造成的。在這些傷害裡,她感到十分不安全,常常害怕再受傷,所以變得自我保衛起來,而其中一個保衛就是對自己苛刻。


當我一路陪她走這段醫治的路時,我發現作為父母最緊要要學習的,第一是「放過自己」,第二就是要「重新好好接納和愛自己」,因為除了這樣,我才可以引導孩子重自我拒絕自我審判的傷害中走出來。


那天晚上,當我摸著她的頭髮,輕輕地導出她正在苛刻地拒絕自己傷害自己時,我對她說:「為何要這樣傷害自己呢?看見你這樣受傷,媽媽的心也都受傷。媽媽是很愛很愛你的,我知道你是知道的。但你裡面有個部分的你,就是那個對自己非常苛刻的你,彷彿不相信你是被愛的,對嗎?」她無語。「你知道嗎?無論我多愛你,你裡面那個不信自己是被愛的,都會一次又一次地把我給你的愛掉進垃圾桶裡,看見你這樣我的心是很痛很痛的。但即使如此,我都會依舊很愛很愛你。。。」那刻,我聽到的不再是自己對女兒說的話,而是天父藉著我的口對我說的話。


女兒哭著說:「我知道。我以為我已經好多了,我也不知道原來我都是這樣,不相信別人會在乎我關心我。」

「不要緊,我裡面有時都和你一樣,很怕被傷害,怕被拒絕,所以對自己很苛刻,不相信自己其實是被關心被愛的。我們都要好好地認清楚誰是愛我們的,打開自己去接受這些愛,感受這些愛,相信自己是被愛的。媽媽是很愛很愛你的,你要記著你是被愛的喔!還有,你是對的,你已經好多了。」我說。摸摸她的頭,看著這個剛成年的女兒,也看到她裡面那個受傷的小孩,我記憶中她幼年時的模樣,我心裡也淚崩了。


要放過自己,重新好好接納自己和愛自己,唯一的路就是讓自己重複地在眼淚和心靈的傷患中經歷無條件的接納和愛。唯有好好地經歷自己是被愛的,相信我們都是被愛的,我們才能有愛去愛我們的下一代,修復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