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owesther

那個早上,他又差點又把我氣死了。。。


那個早上,他又不小心地「xxxxx」(你自己憑想像力去填充吧),差點又把我氣死了。。。

這個絕對絕對可以成為一個爆炸點,然後有人會被人責罵,然後整日的心情都會很糟。我問我自己,這是我想要的結局嗎?自幼成長,我經歷了很多責罵,也聽過很多責罵的聲音,漸漸我也成了一個Blamer. 當我內心的Blamer被激活起來時,我要花很大的氣力勒著自己的舌頭。那個時候,空氣突然變得異常沈重。

「但我真係好嬲好嬲呀!有冇搞錯呀?第幾次呀?咁唔小心咁點呀?分分鐘會死人㗎!」我內心有個責罵的聲音,也感到一股強力的衝動想直接把心裡的都必哩巴拉吐出來。

但同時我裡面也有一個聲音告訴我,沒錯我絕對有權生氣,他真的很不小心,他真的很離譜,但我知道這樣任由自己氣炸出來的話,對事情一點好處也沒有。

為甚麼?因為經驗告訴我,第一,要發生的都發生了,我責罵也不能改變已發生的事實 ;第二,我的責罵不一定可以幫我有效地傳達我的想法,因為人是很會保護自己的,被攻擊時的本能反應是「反攻」或「躲避」,兩個本能反應都不會叫人聽到我想人聽到的,反而會令我罵得更兇狠,然後整天的心情就毀了,關係也會受傷。

「那我怎麼辦?我真的氣到快要爆炸了!!!」我裡面有個氣炸的我在咆哮。

深呼吸。。。深呼吸。。。習中在呼氣,慢慢地呼,一口一口地呼。。。

「最緊要是現在是安全的。我們都安全了。現在這刻是安全的。」我努力地容讓自己停留在現在一刻的安全裡。

「這刻安全不等於下一刻安全呀!他這樣真的不成!!」那憤怒的我說。

「我知道。。。這刻,回來這刻,留在這刻。下一刻還未發生,回來現在這一刻吧。看,這一刻仍是安全的。」

我很努力地配合這個友善的自己,讓自己望望四周,有樹看樹,有花看花,有車看車,留意窗外的風景,「噢,原來溫哥華街上真的有很多樹喔,好美喔。。。」我徐徐地對自己說。我只需要活在這一刻,因為我亦只能負責目前這一刻。

慢慢地,沉默的空氣彷彿沒有那麼沉重了,氣炸的心口又好像沒有那麼火光了。

我對自己說,為甚麼我那麼憤怒呢?我發現原來因為我很害怕。「對啊,剛才真的是很驚險啊,幸好沒事,如果不是的話,真可能有很可怕的後果。難怪我那麼生氣,因為的確很驚嚇喔!」那友善的我在我裡面說。

「就是嘛!真的很得人驚啊!幸好沒事!」 「對,幸好沒事。現在沒事了。」 「說實的,其實我最害怕的是甚麼?」 「我害怕有人會受傷。我害怕失去。」

在安靜裡我細聽我裡面的恐懼,將這些恐懼中找那比這恐懼更大的那位。然後我發現我沒有之前那麼憤怒了,沉默的空氣又好像再輕了一點。

中午午餐時,見大家都好像回復沒事一樣。我鼓氣勇氣,問道:「其實,對於今早那個。。。你感覺如何?我不是要指責你,我只是想和你談談。」然後他緩緩地說其實他很內疚,真的很對不起,真誠地道歉,也分享他的沮喪和失望。我也輕輕地告訴他我的害怕和擔心,不要緊 ,不過下次真的真的要小心喔,拜託,因為我不想我們任何一個人受傷。

然後,我們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完》

謝謝你閱讀至此。盼望能給你點點希望和鼓勵,好好地擁抱並發現自己憤怒背後的真相。

Photo Credit: @Jonatan Pie